日安歐漫

安錫六月瘋動畫:2006 年安錫國際動畫影展報導(下)∕ 林莉菁 ( 法國現場採訪報導 )

畢業作品 多面向發展

學生畢業作品方面,英國片《太空人》 (Astraunots)以一對無所事事的太空人為題,兩位主角慢半拍的冷調演出博得滿堂彩,抱回了最佳畢業作品獎。韓片《雨中散步》 (Walking in the rainy day) 獲得評審團獎,主角是個中學女生,只因為不想讓別人看到她的破傘,決定自己一個人回家。雨後的歸途妙事連連,觀眾也彷彿跟著她捲入異想世界。

創意十足的英國皇家藝術學院(RCA, Royal College of Art)表現依舊亮眼,視覺風格強烈的《亞比該》 (Abigail)以一台正在下墜的飛機為舞台,一個男子不想跟其他乘客利用最後機會合唱,他闖進了頭等艙,一段奇幻旅程就此展開。

獎項有限,其實還有許多佳作值得一書。愛丁堡藝術學院作品《愛慕》 (Adore)只是清一色白色調,敘述一對男女之間你來我往的低調戀愛。除了舞台上偶爾出現在兩人之間的門板外,幾乎沒有任何布景,人物也沒有五官,全片端靠導演的偶動畫技巧與調度手法,可說是部優雅如詩的小品。

安古蘭(Angoulême) 以漫畫出名,當地的EMCA動畫學校也漸有佳績。有學生在深夜街頭現場塗鴉創作,拍出了《城市塗鴉病毒》 (Virus)。也有人偏愛紙筆創作,拍出了雅致的《雪之路》 (Chemins de neige)。

兒童片與宣導片 有所突破

老實說,我認為最難拍的題材,是所謂以兒童觀眾為主的作品以及宣導片。前者常一不小心就把兒童觀眾的智商看成跟年齡一樣水平,後者容易流於說教八股。今年發現不少作品突破這些障礙,令人欣慰。

拿到電視製作大獎的《小小波可優》 (Pocoyo)就是一個極好的例子。小小孩波可優跟好朋友轉轉鴨鬧翻了,兩人開始劃清界線,各玩各的。漸漸地,他們想念起牆對面的好朋友……這部英西合資的影集以電腦動畫製作,精心編寫的劇本連大人都愛不釋手。

德國宣導短片《好運的歐利》 (Olis chance)中,少年歐利在鐵道旁玩耍,遇見了一群搭建秘密基地的少年少女,他們似乎都有難言之隱。敘事步調輕緩進行,漸漸為我們揭露歐利新朋友的過去,手法一點也不像制式宣導片般八股,本身就是一則有生命的小故事。

走味的東方情調

東方情調向來是許多藝術家嚮往呈現的情景,不論是傳統日本文化元素,或是中國水墨,不少中外動畫導演也想以自己的方式呈現東方之美。

在今年影展作品中,東方元素的運用令人悲喜參半。比利時偶動畫作品《Otomi》改編自芥川龍之介的小說,請來當地日僑參與,影片考證精細,不會讓人有四不像的拼湊感。

外國人臨摹仿效出錯或許還說得過去,最讓人惋惜的,是一些自溺自憐的亞洲動畫作品。東方傳統繪畫的山水花鳥當然美,但是拍片至少要言之有物,可不是個人作品總覽秀,要不然應該擺在畫廊當裝置藝術作品。

我在競賽短片單元看到一部中國片《化蝶》,優美的梁祝配樂中,兩隻蝴蝶在各色花卉中翩翩飛舞,飛舞……就這樣在銀幕上飛了五分鐘。這讓我想起了一些速食華語片,東方美感只是拿來賣弄的元素,內容食之無味。我還是比較欣賞忠於自我創作的作品,今年入選的幾部韓國學生作品就是很好的借鏡。

其他


安錫影展官方網站
安錫大獎影片《悲傷故事,喜劇收場》 (Historia trágica con final féliz)
法國 EMCA 動畫學校入選作品
印度片《畫出心中的彩虹》 (Printed rainbow) 網站 ( 施工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