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安歐漫

夢土無限延展 經典不曾老去:美國漫畫Krazy Kat / by Lilou

還記得小時候,一拿到《國語日報》,就急忙看小亨利今天又幹了什麼好事。在大人跟前等著搶下報紙,像修士一樣虔誠地把《烏龍院》漫畫剪下來收集成冊,或是等著欣賞朱德庸、老瓊或桑曄的作品。小小的四格漫畫就像當年口袋裡有限的零用錢,只能從柑仔店老闆滿屋子的零食餅乾中買下一丁點糖果,即使就這麼一點甜頭,還是令人回味無窮。吃完了,我們耐心地等待明天的報紙,等待下一則故事的到來。1920至1930年代的美國讀者,或許也同樣滿心期待著每日報上的連載漫畫,等著看傻貓Krazy Kat跟朋友們耍寶。

半個世紀過後,賀利曼的手筆依然有著夢的味道,我想起當年在家門口守候報紙的心情,等著夢來臨的心情。





內頁欣賞1|內頁欣賞2(請點選左起1919與1930年代Krazy Kat)
其他相關網站
美國詩人康明思(e.e. cummings)相關英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