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法國漫畫大師——

墨必斯 Moebius

馬那哈、宮崎駿、大友克洋、寺田克也、鳥山明、松本大洋、盧貝松、
詹姆斯卡麥隆、喬治盧卡斯、雷利史考特、朗霍華…通通是墨必斯迷!

「墨必斯看待世界的角度令我驚訝!他的畫,以最單純的線條來描繪人物,包含了各種要素,呈現出既孤獨、又高傲的空間感。我覺得這是墨必斯最大的魅力。」——宮崎駿

「墨必斯是走在漫畫進化最前線的藝術家,至今依舊旺盛的創作慾,正是他的厲害之處。」 ——大友克洋(《AKIRA》作者、《蒸汽男孩》導演)

「對我來說,墨必斯是奇蹟之人,是我的英雄!」——松本大洋(《花男》、《惡童當街》作者)

本名尚.吉哈(Jean Giraud),1938年五月八日出生於法國,自幼父母離異,在祖父母的養育下,尚.吉哈瘋狂地迷戀各式漫畫書籍,並盡情地發展其繪畫天份。16 歲進入法國應用藝術學校(Arts Appliques)就讀,兩年後,還是學生身分,就在《Far West》雜誌上發表第一部西部漫畫作品《法蘭克與傑瑞米》(Frank et Jeremie),開始在漫畫界嶄露頭角。

而真正使他聲名大噪的成名作 品,則是於1963年,和尚米歇‧查理耶(Jean-Michel Charlier)合作的《藍莓上尉》(Lieutenant Blueberry)。他以嚴謹的筆法畫出具美國風味的西部冒險故事,連載長達二十五年之久,法國還發行過紀念郵票。而同時期,在鮮為人知的情況下,尚. 吉哈為自己取了一個筆名──Moebius(靈感來自數學名詞梅式環Moebius strip),開始畫一些思想迥異、蘊涵大量黑色幽默的作品,其中泰半是科幻故事。從此一人分飾二角,而二種截然不同的風格在他筆下竟然毫不衝突,足見其 實力之強。

1975年,他與一群友人共同創辦了《狂嘯金屬》(Metal Hurlant)漫畫雜誌,並在其中確認了自己創作的方向,而墨必斯這個筆名所得的注目也漸漸地蓋過他的真名尚.吉哈。這本雜誌的創刊,集合了眾家好手競 相求新求變,他們所創造的新穎構想,改變了歐洲漫畫的型式與內容,也提高了歐洲讀者的閱讀水準與眼界,不僅將法國推向領導歐洲漫畫的龍頭地位,更賦予歐洲 漫畫更深層的藝術價值,並刺激美國版《重金屬》(Heavy Metal)的創刊,帶動了美國另類漫畫的興起。

墨必斯的實力,不只是在漫畫界獨領風騷,更被許多電影導演、製片商視為瑰寶而爭相網羅,許多經典的科幻電影,都有墨必斯的參與。例如《沙丘魔堡》(Dune)、《異形》(Alien)、《電子世界爭霸戰》(Tron)、《無底洞》(The Abyss)、《第五元素》(The Fifth Element)等。從這些影片的造型、服裝設計、佈景及故事分鏡,都可以看見墨必斯的構想。

墨必斯的作品風行全世界,並在 各國獲得無數個漫畫大獎。他在作品中營造出如夢似幻的時空,並將自己所奉行的禪學化為意象,閱讀者從中領悟哲理。精巧準確的筆法,吸引了眾多追隨者學習模 仿,而他作品中呈現的視覺意象與空靈的情境,更是激發了無數人的靈感與想像,被稱譽為當代最具影響力的漫畫大師,實不為過。


Moebius - 尋找墨必斯 Searching Moebius (一) / by 黃健和

長窗,男子背影,鷹在高處遨翔 / 城市烏雲密布。
男子背影 / 雲端透出一道光速。
男子背影 / 光束直下街坊。
男子背影 / 光束在街上一角。
男子背影 / 黑貓在牆縫中窺探。
從一本影印漫畫開始

八O年代的台北,金山南路巷中的二樓公寓,夜色裡那房間傳來Philippe Glass那輕揚而綿延不止的音樂﹔房裡燈光微暗,依稀看得見是個塌塌米的房間,一個個年輕的身影緩緩的移動,配合著樂聲,手緩慢地伸展,搭上另一個身影据地攀爬的長髮,頭顱,頸,肩,而又漸漸分離……

那是個台灣小劇場蓬勃發展的年代,雲門乍紅,蘭陵活躍,藝術學院方創校,河左岸、筆記…等小劇場紛紛成立,一時之間甚是熱鬧。

但在那解嚴前夕,資訊之取得甚是不易,所有新知舊聞均以地下及口語的形式傳佈散播。一支塔可夫斯基的錄影帶可造成 “影廬” 的爆滿,一本老《劇場》雜誌像是稀世珍寶的裝訂影印……

而傳說中還有一本在小劇場諸友間流傳的影印漫畫,聽說是一個奇特的故事,沒什麼劇情,畫面簡單卻有飽含張力,每個人看了都有著不同的解釋……

那天,終於輪到自己看那本影印版漫畫,你躲到房間的角落,靜靜地看著……完全看不懂的書名,不知如何發音的作者名稱,但你,像是拿到武林秘笈似專注地看著……

那麼多年過去,你還依稀記得那個長窗,那個男人的背影。
男子背影 / 貓挺直身子看著光束。
男子背影 / 貓走出牆縫。
男子背影 / 貓靜坐於光束之中。
男子背影 / 鷹於建築及光束間展翅。
男子背影 / 鷹俯衝而下。
漫畫編輯這條路

那年你離開學校也一併離開曾經沈迷的小劇場,看來不可能成為個能發出光亮的演員,那就安心地當個觀眾吧。

不小心地進入電影圈,其實和劇場有相同之處:均是集體合作完成一齣作品﹔但劇場 只活在演出的那一刻,而電影(稍稍不錯的電影)卻彷彿可以永久留存(是拷貝是錄影帶是DVD)。但領了微薄薪水後,你明瞭這工作之無聊與誇大(前者是記錄 整理調配與無止盡的等待,後者是為了拍片你會在火車站攔下火車或敲陌生人的家門借景),分工/ 階級/ 人際/ 流氣惡習均隨之而來。

拍片空檔的回漫畫租書店窩一下午,成了生活中難得而純粹的歡愉。是的,那從小陪伴你長大的漫畫,永遠在那兒等待著你重拾單純幻想的愉悅。

電影生涯,三年打上句點。
「你要不要來當漫畫編輯?」 一個酒友突然問著你;那是個當年紅火的小酒館,攝影記者/ 黨外人士/ 廣告人/ 漫畫家/ 眾家台北閑人夜夜喧嘩之處。那酒友帶著七八分醉意問著你,從不知編輯工作為何的你也在醉眼迷離中答應。

工作之一是至漫畫作者家催稿拿稿,是的,當年還不太流行快遞這行業。
催稿拿稿並不如想像中的容易,當作者說你可以來拿稿了,通常是指還要八個鐘頭,這個專業認知是過了三個月,你才明瞭。

還好,漫畫作者家中,總有著許多漫畫可供你打發時間。在那兒你看完了所有的日本漫畫,接觸了美式超人漫畫及<MAD>……到無書可看之際﹔漫畫作者為了安撫你,會拿出他另一組珍貴的收藏,謹慎地將塑膠膜拆開……

「 是寫真集嗎?」 你問著。
「 你放尊重點,這些可是我心目中的神!」 漫畫作者頗為不悅。
「 這是歐洲漫畫!」 他一頁一頁地翻著,慎重地警告你不可折頁不能邊喝酒邊看……直到你正襟危坐,他才忐忑不安地回去趕稿。

你看著全然陌生的歐洲漫畫,新鮮而充滿好奇,完全看不懂對白,但那線條那色彩那畫面,招喚著人一頁頁地翻閱下去,用些許想像力將故事整個串起……
咦! 這本漫畫好面熟……這男子背影這長窗……

「 喂,這本漫畫是誰畫的啊?」 問著趕稿的作者。
他抬頭看了一眼,露出些興奮的神采,但又一閃而逝地低頭趕稿。
「 這傢伙超級厲害,法國漫畫家,叫墨必斯!」


Moebius - 尋找墨必斯 Searching Moebius (二) / by 黃健和

男子背影 / 鷹嘯貓吼上下對峙。
男子背影 / 光束下鷹昂首貓敗亡。
男子背影 / 光束中鷹啄貓首。
男子背影 / 鷹叨起貓眼。
男子背影 / 鷹自眾高樓中飛向天際。
冬日安古蘭

漫畫編輯其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工作:薪水正常的低,工作時間超級的長。但當漫畫編輯也有些奇特的好處:在辦公室正大光明的看漫畫是其中之一,到世界各地參加漫畫書展是之二……

於是你到香港看黃玉郎馬榮成筆下的江湖,到東京晴海見識同人誌展的五彩絢麗,在美國聖地牙哥見識成群結隊的眾家超人……然後,那年你終於來到法國安古蘭(Angouleme)。

旅行的軌跡與漫畫的閱讀在那段時間裡重疊呼應。

是<中華英雄><古惑仔><風雲>篇章中 的香港街道,是<鄰家女孩><聖堂教父><灌籃高手>裡的東京場景,是<超人><蝙蝠 俠><蜘蛛人>夜裡出沒的美國城市……而法國安古蘭的小鎮景緻,你彷彿來到<丁丁>及眾家歐洲漫畫作者的家鄉。

真的是個法國鄉間小鎮,那年你在一月的寒冬走出安古蘭火車站﹔五萬人的小山城,在那一剎那以著各式漫畫人物的微笑及旗幟溫暖南國旅人被凍壞的身心。果真與歐洲漫畫中的淡然幽默與疏離氣息一脈傳承,連這該開心歡笑的漫畫書展都選在教人冷靜清醒的一月天。

你沿著街道緩緩而上,遠方是教堂尖頂與中世紀城堡,中景是在戰神廣場上搭起的兩個巨大白色帳篷,你也夾在眾多漫畫迷中等著排隊入場。是小朋友被凍得紅撲的臉龐,是年輕作者提著黑色稿袋一付躍躍欲試,老漫畫迷則是一派知性沈穩。

而整個山城無處不成展場,是郵局是劇院是教堂是市政府是學校是淨水場是博物館﹔更不用說商店餐廳咖啡館街道均以漫畫書及漫畫人物各式招搖陳設。大中型出版社在廣場帳篷,小出版社及年輕作者攤位在劇院旁的長型帳篷裡,二手漫畫書攤則在小教堂裡……

當然也有作者簽名會,你拿著書排著隊像所有的漫畫迷一樣露出心幌神移的痴呆笑容,是的,不遠處是依然瘦削已然微禿的墨必斯。

你逐漸靠近,與他漫畫中的自畫像有些許不同,漫畫中是新婚時的年輕模樣吧!但依稀看的出兩者間的歲月關聯……

不急不急,再兩個人就輪到你了……
男子背影 / 鷹展翅於城市及烏雲之間
男子背影 / 鷹撲面而來,雙爪仍緊扣著貓眼
男子背影 / 鷹展翅飛向男子所在的高塔
男子背影雙手握起 / 高塔長窗男子面窗握手
男子背影伸手迎鷹 / 男子伸手迎鷹爪之貓眼
夏天聖塔摩尼卡

96年夏天,公司改朝換代。你不顧新上司的不滿,請了一個月假赴美旅遊。工作上是到了某種瓶頸,那種原本所擅長的商業及興趣兼顧,翻譯及創作並進的路線受到質疑,批判及路線修改的聲浪日漸昇高……

那就旅行去吧!再看一次聖地牙哥漫畫展,美國模式到底有無可借鏡之處。去看友人已幫你買票的亞特蘭大奧運,體育嘉年華你這輩子總得參加一回,才知道現場與電視的差異。去走一回藍調之路,要走過Mississippi Delta看過棉花田喝過波本威士忌,這些年聽的藍調與爵士方得塵埃落定……上路吧!

你倆從洛杉磯機場搭上巴士,決定去海邊,去Santa Monica。去眺望太平洋,隔著海望不著的那頭,有著理不清的恩怨情仇,隔著時空看是否能理出個頭緒。

倆人拖著行李箱,在聖塔摩尼卡的臨海大道逛著,一間間的旅館探看比價。原來這海邊城市並無什麼價位怡人的二星旅館﹔走的累了,心橫咬牙,不過了,就住那Shangri La hotel吧!偶而奢侈兩晚,還可以啦!

飯店純白的外觀,在陽光與加州海岸的襯托下,頗是慵懶閑散的氣味。住進房裡,立即換上短褲涼鞋,海邊散步去也。出飯店大門時,一老先生拎著輕便行李走進,讓身請他先進,彼此微笑點頭。這老先生,怎麼有點兒面熟,是在那兒見過嗎? 在海灘上走著,天藍風涼﹔偌長的海岸,騎自行車溜刀輪慢跑者甚多,做日光浴者四處散落,但整個海灘竟無一人戲水,也是有趣。

清晨,在庭園涼傘下喝著咖啡,就兩三桌客人,一派清靜﹔目光瞥去,遠處是昨天遇見的老先生。再多瞧兩眼,瘦削身材,卡其褲灰??藍外衣,頭微禿帶著金框圓眼鏡……這人該不會是那位法國漫畫作者----墨必斯吧! 倆人低聲嘀咕著。怎麼樣? 要不要去確定一下? 你不是正準備要出版他的作品嗎?
不管了,是不是,這招呼總是要打的。起身,往他走近……

“Sorry sir, are you Mr. Moebius?”

……………………………………………

於是,這些年過去,你依然記得那天早晨的加州飯店,你與他喝著咖啡聊天,他邀你去洛杉磯看他的展覽,你邀他來島國走走……

是的,那年夏天,你遇見墨必斯。

男子背影鷹收翅 / 男子半身雙眼凹陷雙手捧眼
男子低頭背影 / 男子將貓眼擺入眼眶,鷹於一旁
男子背影雙手微張 / 男子足躍雙手護著眼臉
鷹飛起之剪影 / 鷹飛向窗外,男子失一眼張口驚惶
男子背影鷹遨翔 / 男子全身背影,鷹於雲間遨翔

墨必斯(Moebius

 


墨必斯漫畫精選集
作者:墨必斯



全球唯一版本,一覽大師作品精華!

本書挑選十篇墨必斯從七○到九○年代初期的經典短篇作品,讀者不僅可以看出墨必斯創作的 軌跡轉變,也能欣賞他的多變風格,不管是科幻、奇幻,還是寫實、狂想,不論有無漫畫對白,他都掌握得游刃有餘,有超精細嚴謹的插畫手法,亦有卡通般的誇張 人物造型,甚至連漫畫線框都是他的遊戲場。對漫畫迷而言,可說是一本集大成的夢幻逸品。

 

博客來網路書店購書
金石堂網路書店購書
誠品網路書店購書

 


認識墨必斯

 

In Search of Moebius

BBC製作,透過此影片可以更瞭解大師的生平。

。Jean Giraud clip1/3

。Jean Giraud clip2/3

。Jean Giraud clip3/3